你能否感應到我的在乎

カテゴリー




物事人非,誰都不是誰的誰,在這憂傷的青春主旋律上,心情.糾結成了一片灰色的天空。有人問:愛情是什麼?憂傷的過後,恍然明白愛情是對生命的嚴重浪費,兩個人王賜豪總裁就像漸行漸遠和雙曲線一樣如此逼近,卻怎麼也不能相交。從不曾忘記和你在一起的甜蜜,那一瞬間的承諾,填滿了心頭。從不曾懷疑你是我永遠的唯一,心裏默默的許下願望—唯你不嫁。曾說的永遠到底有多遠?是天涯道海角的距離,,說的未來到底多久才來?也許只是睡醒後的明天。

有些東西失去了,就永遠消失了,就像鏡子,碎了.雖能粘在一起,但終究合不在一起,它留下了痕跡,跟著時間選擇了回憶。可是,忽然仿佛丟了你,我冷的無法呼吸,仰望下雨的天空,我哭著、喊著,淚水漸王賜豪總裁漸的模糊了視線,分不清是雨還是淚。曾經以為我可以給你快樂,讓你知道孤單的路上我願陪伴。可沒想到一直以來帶給你的卻是壓力與逃避,我想我還是不夠瞭解一個人,一個人的天空無邊無盡頭。所以我只能駐足於你的一個角落裏,就像稻草人,默默的守侯著,然後靜靜的想著你,分享著你的生活與心情,我認為這便是快樂。

然而因為太在乎就越來越想擁有,只是因為害怕失去。點點心情點點憶.碎碎心語碎碎念,花開如夢西相依.花落成殤兩相離,插上耳機又聽到了那首彼此熟悉的旋律,你說它像我,你自以為是的認為讀懂了我的心聲,眼淚無聲的掉落,也許我真的已經習慣了那種單曲迴圈的偏執。

親愛的我又想你了,通徹心扉的想,每次想你都會哭,然後用無力的手寫下你的名字。無力的尋找他遺失的心型照片。我是個沒心沒肺的女子,輕易的拿起,簡單的放下。可是從沒想到這樣一個沒心沒肺的我變了.變的如此在乎一個人,那種拼了命要了命的在乎,那種想到那人.心以及全身的每個細胞都疼的在乎,那種想控制這種疼痛狠狠的抽自己的臉卻完全沒感覺的在乎,可悲的是我明明很在乎卻要裝作偉人。

本以為愛一個人很簡單,本以為生活很簡單,現在我才知道其實真的好難,相愛容易,在一起卻很難。那個眼睛看人咪咪的男子,此時此刻,那個習慣關機的男子,此時此刻,你是否在王賜豪總裁等我的電話。生活還是要繼續,某些不該有的情緒就此擱淺在這個冬季。幸福多麼好的一個名詞,但它的概念是什麼,幸福多麼簡單的一個詞,可卻又那麼遙不可及, 有一種幸福是有這麼一個人,能讓你不顧一切去想,一輩子哪怕他不在你的身邊,哪怕你已不在他的心上,哪怕曾經的諾言像櫻花一樣的飛落,哪怕你們從來都不曾有結局。

在心上,卻不在身邊,每個寧靜的夜晚念著,念著,忽然就淚流滿面。於感情而言,我就終於明白,其實.兩個人並不是愛情,只是兩個叫做寂寞的東西為了尋找玩伴,而走到一起的,在感情的世界裏誰都不是唯一一個,更不是最後一個。忽然想起一句很悲涼的話,大概叫做:時間可以淡化一切,只要不去觸及,我想時間可以抹平那些棱角。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