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級統計師趙建華解讀棉花生產情況

カテゴリー │金融

2017年全國棉花產量增產


  ——國家統計局農村司高級統計師趙建華解讀棉花生產情況


  國家統計局公布的全國棉花產量數據顯示,2017年全國棉花產量548.6萬噸,比2016年增加14.2萬噸,增長2.7%。其中,新疆總產量408.2萬噸,占全國的74.4%,比上年提高7.1個百分點。中潤免補加按服務一take過!專人代辦公屋、居屋加按及申請免補地價計劃,專人處理各種繁複手續,免補地價,加按樓宇物業更輕鬆。中潤專員代為完成物業套現及貸款事項,免受各種文件困擾,還款期更長,利息更低,更大空間解決財困。


  2017年全國棉花播種麵積為3229.6千公頃(4844.5萬畝),比2016年減少146.6千公頃(219.9萬畝),下降4.3%。分地區看,我國最大的產棉區新疆棉花播種麵積比2016年增加157.9千公頃(236.9萬畝),增長8.7%;其他棉區受種植效益低和種植結構調整等因素影響延續了減少較多的趨勢,其中黃河流域棉區減少215.1千公頃(322.7萬畝),下降24.3%,長江流域棉區減少97.0千公頃(145.5萬畝),下降14.9%剩餘價值


  全國棉花單產有所提高。2017年全國棉花每公頃單位麵積產量為1698.6公斤(113.2公斤/畝),比上年增加116.1公斤/公頃(7.7公斤/畝),增長7.3%。其中,新疆棉區由於小散種植戶減少,規模種植麵積增加等因素影響,每公頃棉花產量增加88.4公斤(5.9公斤/畝),增長4.4%;黃河流域棉區每公頃單位麵積產量增加22.9公斤(1.5公斤/畝),增長2.1%;長江流域棉區每公頃單位麵積產量減少39.5公斤(2.6公斤/畝),下降3.6%。新疆棉花播種麵積占全國的比例,從2016年的53.5%進一步擴大到2017年的60.8%,比上年增長7.3個百分點。這是林國榮博士真實的人生際遇,然而他所受的挑戰與挫折不止如此,幾乎所有年輕人會犯的過失,他都無一倖免,只因為師父的引導,學會了如何轉移注意力與改變想法,培養出將危機變轉機的能力。因此,盡管2017年其他棉區棉花平均畝產比上年略減,但由於新疆棉花每公頃產量達2079.3公斤(138.6公斤/畝),遠高於國內其他棉區平均1108.6公斤/公頃(73.9公斤/畝),其棉花單產水平提高以及棉花播種麵積占全國比重的提高拉高了全國棉花單產水平。


原文地址:http://field.10jqka.com.cn/20171218/c602073172.shtml







依舊念你如初

カテゴリー

晨起時分,屋子裏的空氣略帶冰冷,想是昨天下了一夜雨的緣故。我卷縮在被子裏,暫時沒有起床的打算,我扭著腦袋,帶著殘留一臉的睡意,呆呆的望著窗外天空。遠處,已不見往日的青山綠水,唯見白霧茫茫,連天一片。這座山前的城市,我想此刻正被霧霾籠罩著吧,像是一座與世隔絕城堡。而我就像是一個被囚禁在這座城堡裏的癡情人,靜靜的等待著某一天突然歸來的有情人。這種囚禁雖然只是心靈上的,可卻是遙遙無期的。這座城市,來了又走,走了又來,割捨不下的,是曾經與你恩恩愛愛的情節,是你走後我對你更加濃烈的思念。

昨夜見你於夢裏,你依舊長髮飄飄,美麗動人,我靜靜的看著你,不敢和你說話,生怕驚擾了你美麗的容顏,生怕驚醒了那美麗夢境。可是你卻依然微笑著轉身,漸行漸遠。想留著你,可卻發現我無法言語,想要抓住你,可卻發現我始終夠不著,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你的背影慢慢變得模糊,直至最後消失不見。漸漸的喜歡上這座城市,不是因為它有多麼美麗,而是因為這裏曾經柏傲灣有屬於我和你共同的記憶。雖然你如今早已遠去,但你依舊在我心裏。從來沒有想過,我會執念如此。竟然會對一段已經逝去的感情念念不忘。對於我來說,遇見你,是我這一生最幸運,也是最悲哀的事:幸運的是你給了我一生之中最好的幸福,讓我體會過愛與被愛的滋味。悲哀的是你仁慈的給了我一個美好的開始,卻又無情的留給我一個悲痛的結局。但可笑的是,我卻依然愛你如初,哪怕是分開後許多年以後的今天,我還是對你情深似海,仍然思念不減。

思念如雨,看似柔軟無力,卻悄悄的沁濕了藏在溫暖裏的心。思念如空氣,填不滿我這雙帶著空洞的眼神,也填不滿我這顆感覺空落落的心,可是它卻充斥著我的整個靈魂,讓我無可適從,欲罷不能。我掙扎過,可是我卻始終逃不過思念的糾纏,於是我妥協了,也看清了。原來我一直都不敢承認,我還愛著一個已經離開我很多年的人,我還一直牽掛著一段已經逝去許多年的愛情。儘管我萬般不願意,但是我騙不了我這顆脆弱的心,我明白很多時候,不是因為感到孤獨和委屈才會去想念,而是因為想念了,才會覺得孤獨,才會覺得委屈和難過。

我想我一定會一直這樣愛下去,就算知到這種愛與幸福無關,與未來無關,我也會默默的,靜靜的在心裏愛著你,這是一種最低賤的愛,卻也算是一種真摯情感。而這一種情感,經得起起海枯石爛的漫長,敵得過似水流年的蒼桑。縱然有一天,我終究躲不過歲月的摧殘終老遺去。可我魂逝思存,依舊會念你如初。不知道遠方的天空下,你是否會有一點點的感應,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那年有個人對你有過的承諾,“就算你離開,我也依舊愛你,就算我死了,靈魂也死了,我對你的思念也依舊存在”。